浏览 : 430

[活动] 银翼杀手?虚拟现实?解密史上最玄的VR艺术展...

Iris☆大甜菜2017-10-30 15:36

最近,在北京流行着一个看起来很炫又很玄的虚拟现实艺术展——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》。

1.jpg


它的名字跟科幻电影界的神级作品《银翼杀手》改编自的小说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》只有两字之差,其中原因文章接下来会揭开。然而...

0.png


说它 炫,因为在这样一个迷幻般的玻璃迷宫中,体验艺术家本人写代码打造的原创VR世界,感受科技和艺术的完美结合,真的好酷!

说它 玄,因为从来没有人在体验Vive时,中间放这么多玻璃障碍物来限制VR体验者的自由移动,不仅降低了VR中的沉浸感,还会干扰设备追踪(当然在这里已解决了追踪问题),让人好奇这究竟是为了什么?

海报.jpg


点击观看杨画廊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》展览预告片

下面,来跟着小编一起解密这个可能是史上最玄的VR艺术展——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》。




不是银翼杀手的故事

起源是一个梦,以及对VR的好奇


创作本次展览的艺术家陈抱阳在中学时期就看过《银翼杀手》的电影和小说,但是当时小说的名字也被翻译成了中文版的《银翼杀手》,以至于他完全不知道原著小说的名字是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》。

但奇怪的是,一年前陈抱阳突然做了一个梦,梦中蓝绿色的霓虹灯上清晰地写着“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Cows ? ” 这句英文,这也就是本次展览名字“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”的来源,可以说是非常神奇了。

timg.jpg


而说到《银翼杀手》,大家应该不会陌生,因为这可是科幻电影界的神级作品,并且最近要上映续集了。

电影《银翼杀手》讲述了在2019年,地球已成为一片废墟,大部分动物都已经灭绝,人类大量移民到外星,拥有幸免于难的动物成了人身份的标志。这时候人类制造出了大量仿生人,让他们为人类工作。但是大多数仿生人并不知道自己不是人类,并且只有4年寿命,而知道真相的仿生人就开始反叛逃亡。作为银翼杀手的主角,在追捕消灭这些反叛者的过程中也开始反思:仿生人能否像人类那样感知世界?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?

然而,陈抱阳说:“我想通过这个展览探讨的,不是一个故事,而是VR本身对于我们的含义。”

3.jpg


陈抱阳本人就对新技术特别感兴趣,尤其是可以创造新影像的技术,在他眼中都是艺术创作的媒介。早在2014年,他就体验了VR,但是当时的人只能够定定地坐在椅子上,通过键盘来操作自己在VR世界的移动。

但随着VR技术的发展,2016年初Vive终于面世,令人们可以在房间大小的空间内自由走动更沉浸地体验VR。2016年底,TPCast无线升级套件的面世也终于能使高端VR可以甩掉线缆,实现更高沉浸感的自由体验。所以VR技术的发展,对这次展览的成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_56A6231.JPG


另外这个展览本身,也是对VR技术的一次探索和挑战。因为在启动Vive时,设置VR游玩区域的第一个要求,就是要清空场地。但这个展览却出乎意料地违反了这一要求,是原来Vive设备的设计者们没有想到的。

把VR运用于艺术,也是VR厂商希望看到的。自展览场地筹备开始,来自Vive和TPCast的工作人员都到场协助调试设备,为了让玻璃迷宫不干扰Vive定位器的追踪,还把四个定位器都垂直安装在了天花板上,这不仅让人感叹:艺术的创新也带动了VR的创新。

s2000_856397034219414035.jpg


(虚拟现实空间1)

陈抱阳为了艺术创作,特意自学了VR开发技术,自己写代码完成了这次展览的VR内容创作。本次展出的两个VR场景,实际上是陈抱阳对原著中一笔带过细节的畅想,但也蕴含了他自己对于VR技术本身的思考。

我们之前也介绍过一些VR艺术展,不过大多数都是由艺术家通过既有的VR绘画工具(比如Tilt Brush)进行创作,然后体验者再戴上Vive走进“画”中去欣赏艺术家的VR作品。而像陈抱阳这样自己写代码创作VR内容的艺术家,小编还是第一次听说,真是敬业呀!




从看展到思考VR本质

作者想传达思考,你get了吗?


WechatIMG28.jpg


使用了Vive和TPCast无线套件后,体验者本应该要尽情享受到自由自在的VR体验。但是陈抱阳又要用玻璃迷宫限制人们的VR体验,仿佛时刻在提醒人们:“你眼中看到的只是虚拟世界,现实中要小心撞墙,不能乱走哦!” 这样的设计令人一头雾水,到底意义何在?


地图.jpg
玻璃迷宫由两部分组成,如图B和C,对应所处的VR空间是不一样的。但是却能在VR空间1看到VR空间2的微缩版本,也能在空间2看到空间1的微缩版本,两个空间相互连接也相互观望,让人们很容易获得一种居高临下的上帝视角。

可是,A和B迷宫都只有一个出入口,可见这个迷宫不是为了考验你找到出口,而是让人感受在现实世界迷失,甚至是碰壁的挫败感,从而揭示了艺术家的创作初衷:这不是单纯的VR体验,而是要对VR技术本身进行一次探讨。

s2000_294295233872234845.png

(虚拟现实空间2)

s2000_57842369142513630.png

(空间2中看到的空间1的微缩模型)

是不是很抽象!是不是很迷茫!没关系,小编以自己的理解帮大家总结如下:

第一,VR体验与玻璃迷宫,分别象征着自由自在的虚拟世界与障碍重重的现实世界,揭示了虚拟和现实的矛盾,试图让人们从身体觉醒中明白:无论你在虚拟世界中如何无拘无束、放飞自我,还是不能完全逃离现实,因为你的本体存在于现实世界。

WechatIMG355.jpeg


第二,当VR体验者在玻璃迷宫中摸索前进,这本身就构成了一种有趣的景观。在玻璃里面的人,观看着虚拟世界。而在外面的人,却观看着这些在里面跌跌撞撞行走的人们。这似乎在告诉我们:观看者同时也是被观看者...

WechatIMG26.jpg


第三,两个迷宫中的VR空间1和空间2,通过微缩模型互相观望,也互相嵌套,当你站在空间1中以上帝视角俯瞰空间2的芸芸众生时,可能你正在被空间2中的人俯瞰着。那到底谁才是“上帝”?就像人类创造了VR,得以窥探虚拟世界的点点滴滴,但我们自以为所处的真实世界,会不会有一个更高的存在,正在俯视我们?

当小编把自己的理解告诉陈抱阳,想询问他是否领悟正确时,他没有给出标准回复。只说希望我通过这次特殊的VR体验获得自己的理解,其它都只是参考。而这同样适用于正在阅读本文的你,亲自去体验然后思考出你的理解,可能这才艺术想传达的东西。

本次展览位于中国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杨画廊,展出至11月19日,希望大家有机会到现场体验,收获自己的艺术理解。




VR / 艺术跨界对话

关于VR本体论的思考

对话现场-30.jpg



从左到右:杨洋(杨画廊创始人)、汪丛青(HTC Vive中国区总裁)、邱志杰(策展人)、陈抱阳(艺术家)

上周末,在杨画廊举办了一个主题为“意识觉醒与VR幻觉”的讨论会,四位嘉宾从各自的角度出发,就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》中关于VR本体论的思考展开讨论。现场观众不仅有艺术界人士,也有许多科技行业从业者,都对VR与艺术的结合深感兴趣。

对话现场-26.jpg


科技的发展不断为艺术家与科技厂商提供跨界合作的机会,但是对于艺术家而言科技仅仅只是一种媒介和手段吗?在VR蓬勃发展的同时,我们该如何认识这一种新的技术?怎么看待VR技术与传统动态影像媒介之间的异同?VR的交互性对影像创造会有什么改变?VR会替代电影吗?不断趋于真实的“虚拟世界”,对我们有什么影响?

想知道四位嘉宾的观点,以及欣赏跨界思想碰撞的火花,请点击这里看直播回放视频

从古时候的绘画,到现代的摄影、电影、VR技术...每样全新影像媒介的诞生都会催生出相应的艺术发展。小编觉得,VR艺术其实才刚刚开始呢。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VR艺术作品,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

检举 回应

一般用户

等级1

路过旅人

锅包肉2017-10-31 15:59

银翼杀手 银翼杀手 银翼杀手

检举 回应

一般用户

等级1

路过旅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