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 : 1496

更加善感的人 - HTC Vive英国每日电讯专访

HTC Vive2015-12-29 17:39

HTC Vive团队的JB McRee最近接受了英国The Telegraph每日电讯记者 Rhiannon Williams的专访,畅谈了一些HTC Vive所能带给未来人们的实际价值,以及在虚拟现实普及之后的人类生活,有哪些可以期待的正向改变。

未来的我们,将能因虚拟现实,变得更加善感。
而这并不像听起来那样的可怕。

虚拟世界的普及,将在可见的未来,完全重塑我们大脑学习新知的方式。历史课的学生能够置身在史诗战场上,看见身旁人们的衣着细节,从面孔表情感染到当下的情绪力量。HTC的McRee描述了一次资深警员体验HTC Vive的感受,他们兴致勃勃的分享,这将如何帮助他们重塑并克服执勤时的困难情境,更可能让大众从另一个角度了解执法人员每天面对的复杂场合。「未来我们将能掌握这样惊人的叙事力量,」McRee说道「人能藉由虚拟现实,变得更加善感。我们知道这会让人感到稍微那么的不安,但这是确实在发生的。」

自从2015十二月起,HTC努力的与大家分享有关HTC Vive虚拟现实装置的相关讯息。随着北京的HTC Vive宏达无限 开发者峰会,以及市面上许多各家品牌的群起效尤,推出各式各样宣称的虚拟现实与360度影片,大家也逐渐开始感受到「虚拟现实」是怎么样的一回事。

有感于虚拟现实对大众的相对陌生,以及目前从报导文章面的难以描述。英国的每日电讯报的Rhiannon Williams最近与HTC Vive的JB McRee有了一场专访。以下为简短的节录与翻译:

要说有什么比体验虚拟现实还来的新奇古怪,大概就是试图把这感受形之于文字。一面要小心讲得太玄太怪,一面又伤透脑筋,因为能用来描述「真实」的形容词也就那么多。

这就是英国每日电讯的记者Rhiannon Williams面对HTC Vive时遇到的难题。「HTC Vive不只是个优异的科技产物,更有改变人类人生的潜力」她说。

HTC Vive比起其他家的VR/AR产品不一样在哪?Rhiannon从与HTC的McRee那了解到,在于真实空间的「等比投影(room-scale)」与跨入真实的「存在感(presence)」。

什么叫做真实空间的等比投影?HTC Vive能够藉由使用者自行设定的一块真实空间,转换成一个能够在其中自由移动的虚拟世界。「虚拟世界中,能够真实地站立行走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元素,」McRee说道「不是只有坐着,也不是透过控制器移动,那些都是不自然的操作方式。」他更进一步解释「透过与真实世界无异的行走移动,以及专属为虚拟世界设计的控制器,才能够迎来我们真实想要的『存在感』。」

「所谓『存在感』是完全沉浸后的一个现象,即使知道是假的,大脑还跟你说是真的。当一个虚拟体验给足了适当的提示,大脑的潜意识就会自主地相信所在的环境是真实的」他说道。「你会忘记自己身在HTC的办公室中,完全的投入体验环境;你站在沉船的甲板上会感受到压力、站在虚拟的鲸鱼面前会感到压迫,等等。」

为什么很多的虚拟现实装置无法创造「存在感」呢?一个最基本但也最难克服的难题,就是画面的流畅度。更细说就是你转头时,屏幕上像素的转换能不能跟得上。如果出了点差错,人体的内耳与眼睛接收到的信息会不一样,身体会发出想吐的反应,也可能在体验后附赠好几个小时的头痛不适。

虚拟现实,根据McRee所说,才在近期到达一个可以快速成长的关键时期。水平够好的体验陆续发表,也在许多科技巨人的陆续投入之下,让开发者们拥有足够的信心,一起投入这个去年还不敢想象的科技竞逐。

而HTC与其他的市场巨人一样,都在与大众沟通这个新科技上遇到了难题。「对没体验过的人来说,大概只能从听闻或心得文来了解这有多酷」McRee说道「你可能用过更容易入手的Google Cardboard,但却发现真正有趣的虚拟现实装置往往都要大排长龙,这也是我们急需与大家描述这好处的原因。」

基于与电玩巨人Valve的合作,很多人对HTC Vive的想象还大多是在游戏上的应用。但Valve在游戏上的专精也允许HTC在不同的领域中作出尝试。比如像是医学教育中的突破,可以让学生观摩到手术中的每一个细节,而不必围在手术台前拼命垫脚。

HTC Vive也能赋予一些不幸残疾的人们前所未有的感官经验。「曾经我们邀请一些坐轮椅的朋友体验深海的场景,其中有些人会特别深受这些经验感动。因为他们可能比起我们要去深海潜水来得困难很多」他说。「当你推着他们轮椅,他们一边说好像自己在游泳一样,那是种非常强大的情绪感受。」

跨越世界空间的移动,以及随即而来的奇幻感受,就是HTC Vive的概念核心。但就像游戏、电影各有所好一样,McRee也了解不是所有的虚拟现实内容都能投合所有人的喜好。「恐怖的情绪在虚拟现实中是非常深刻的」他说「当然有些人在体验时就明确说想要被吓到哭,但相信有很多人并没有抱着同样的期待。」

在让使用者体验海底世界的时候,McRee发现很多人都会下意识的问「会不会有鲨鱼出现?可不可以不要有鲨鱼?」这种油然而生的情绪与想法是非常奇妙的,McRee表示。恐惧和期盼常常是一体两面的情绪,希望在五年之内,两者都能充分的藉由虚拟现实满足。

未来我们的世界会有所不同,
未来有一整个世代的成长,可能都有所不同。
更加善感、包容、同时敏感、同时伟大,
而那会是一件很棒的事情。

未来,我们醒着作梦。
检举 回应